長江商報 > 熊貓金控22億豪賭金融成空殼   資本老手趙偉平轉型慘敗陷泥潭

熊貓金控22億豪賭金融成空殼   資本老手趙偉平轉型慘敗陷泥潭

2019-10-14 07:10:20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魏度

    是非成敗轉頭空!

    誓言不成功便成仁的資本老手趙偉平一語成讖,4年之后,其誓將金融轉型進行到底已然變成一個天大的笑話。

    英語教師出身、辭去公職下海創業,趙偉平發家于煙花。2006年,其以1.53億元成本通過受讓股份成為熊貓金控(600599.SH)(時名瀏陽花炮)實控人。

    擔任北京奧運會、上海世博會等盛會煙花燃放總指揮,趙偉平也曾風光一時。

    然而,光彩奪目的煙花易冷,趙偉平也不甘寂寞。

    2014年開始,隨著互聯網金融野蠻興起,趙偉平就一頭扎了進去,收購你我貸、設立熊貓小貸、熊貓支付、銀湖網等,合計耗資接近22億元 ,熊貓煙花也更名為熊貓金控。

    此后,趙偉平相繼推動熊貓金控跨界影視娛樂、新能源等多個熱門領域,但均無功而返,只有互聯網金融持續至今。

    然而,隨著網貸行業自身問題日益顯露,加上監管趨嚴,趙偉平危機隨之爆發。如今,銀湖網已被警方立案調查。

    其實,從去年開始,熊貓金控就在不斷剝離互聯網金融資產,僅剩傳統的煙花資產。

    轉型4年有余,熊貓金控自去年至今持續虧損,全國各地陸續禁鞭,營業收入暴降,趙偉平所持公司股權全被質押,股價暴跌。

    面對一個空殼上市公司,深陷泥潭的趙偉平還有翻身的資本嗎?

    一紙公告徹底擊碎轉型夢

    趙偉平4年多的金融轉型夢被一紙公告徹底擊碎。

    數月傳言終于被證實。10月9日,熊貓金控發布公告稱,公司近日得知,全資子公司銀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簡稱銀湖網)已被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經偵支隊立案。截至公告之日,公司及銀湖網尚未收到相關部門出具的與銀湖網被立案有關的法律文件。

    其實,早在今年6月,就有媒體報道稱銀湖網已被警方立案,但被熊貓金控發布澄清公告予以否認。

    銀湖網一直承載著熊貓金控實控人趙偉平轉型金融夢想。上述公告,徹底宣告了趙偉平金融轉型夢的破滅。

    去年以來,隨著監管加強,野蠻生長的互聯網金融行業問題爆發,平臺爆雷潮起。從去年9月開始,趙偉平一直試圖將熊貓金庫、銀湖網從熊貓金庫剝離。其中,銀湖網100%股權原本計劃轉讓給實控人趙偉平,交易對價2.19億元,但截至目前,銀湖網的剝離工作仍未能成行。

    銀湖網成立于2014年7月,注冊資金2億元。銀湖網官網顯示,截至今年2月28日日,平臺累計借貸金額為81.46億元,已退出49.26億元,剩余存量出借本金32.2億元。

    早在去年8月底,趙偉平就在直播中,承認旗下互金平臺熊貓金庫及銀湖網出現了擠兌以及逾期問題,預計會在兩年內完成兌付。隨后,公司遭證監會責令公開說明,證監會直指公司存在信披違規的問題,要求補充披露銀湖網、熊貓金庫的相關情況,并對趙偉平進行立案調查。

    熊貓金控曾回復稱,旗下平臺流動性和信用風險在可控范圍內,已采取措施。同時,趙偉平也曾多次表示愿意為出借用戶“兜底”。

    從今年三月開始,銀湖網的業務基本陷入停滯。

    財報顯示,今年上半年,銀湖網實現營業收入344.13萬元,虧損3930.47萬元。

    隨著熊貓金控公告銀湖網被警方立案調查,二級市場熊貓金控股價連續跌停。至10月11日,其股價跌至10.21元/股,市值兩天蒸發約4億元。

    22億豪賭的金融轉型局

    銀湖網被立案調查標志著趙偉平金融轉型的慘敗,而4年前,其砸下22億元之時,堪稱是豪情萬丈。

    雖然是一名英語教師出身,趙偉平卻深諳資本運作之術。2006年,其以1.53億元成本從瀏陽市財政局手中收購ST花炮(熊貓煙花的前身)3567.8萬股股權,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兩年后的2008年,所持股權解禁,趙偉平先后14次減持熊貓煙花股份,成功套現約7億元,持股比從52.39%降至27.39%。扣除1.53億元入主成本,短短兩年,趙偉平暴賺5.5億元,包括所剩熊貓煙花27.39%股權及其控制權。

    如此漂亮的資本運作手法堪稱驚艷,趙偉平藉此聞名資本市場。

    2008年北京奧運會、2010年上海世博會及廣州亞運會,趙偉平以煙花燃放總指揮登場,一時風光無限。

    然而,隨著環保治理加強,全國各地陸續禁鞭,主營煙花的熊貓煙花遇到了發展瓶頸。

    在互聯網金融火熱興起之時,趙偉平毫不猶豫地推動公司熊貓煙花轉型,全力以赴進軍互聯網金融。

    2014年7月,熊貓煙花斥資億元設立銀湖網,次年增資至2億元。2015年,宣告支付15億元現金收購上海你我貸公司51%股權。當年3月,公司在一周之內密集宣布設立熊貓金融信息、熊貓眾籌、熊貓小貸、熊貓網絡支付和熊貓科技投資五家公司,耗資達5.5億元。

    上述投資合計達21.50億元。在市場看來,幾乎在一夜之間,趙偉平將未來豪賭在了互聯網金融之上,并將公司更名為熊貓金控。

    面對媒體,趙偉平也曾豪言“什么賺錢做什么”。彼時,在他心里,互聯網金融無疑是最賺錢的行當。

    互聯網金融業務似乎有些小起色,曾給熊貓金控帶來了不菲收入。2017年、2018年,公司資本管理分部業務收入2.48億元、1.83億元,占公司營業收入的72.27%、64.49%,毛利率分別高達92.12%、94.01%。

    乘著市場熱點東風,熊貓金控的股價也曾一飛沖天,最高達58.99元/股,較其轉型前不到9元/股暴漲5倍以上,市值一度高達98億元,趙偉平持股市值接近30億元。

    只是,形勢突變,互聯網金融自身的問題爆發,趙偉平的豪賭結局難逃凄涼之景。至上周五,公司市值僅為17億元,趙偉平的持股市值縮水至4.64億元。

    趙偉平的難了局

    金融轉型慘敗,趙偉平要想順利脫身絕非易事。

    除了銀湖網、熊貓金庫等平臺兌付遠未到了結之時,不知道趙偉平究竟有沒有能力兌付,在上市公司層面,趙偉平也面臨著巨大的難題。

    如今的熊貓金控,如果徹底剝離銀湖網,僅剩下傳統的煙花資產及互聯網小貸資產,有跡象表明,互聯網小貸資產也可能成為剝離對象。

    顯然,在全國各地陸續禁止燃放煙花鞭炮的情況下,煙花業務盈利能力已經大不如前。

    2017年、2018年,公司煙花業務收入為0.85億元、1.01億元,毛利率為30.06%、24.87%。今年上半年,煙花業務收入為0.79億元,較去年同期的0.62億元略有增長,仍處于低位徘徊。

    從現金流方面看,今年上半年,公司經營現金流凈額為—500.92萬元,雖然同比大增96%,但仍然凈流出。同時,公司投資活動現金流流出僅0.14億元,流入3.40億元,凈額為3.25億元,表明公司千方百計處置資產回流資金。公司籌資活動現金流凈額為—0.54億元,表明公司籌資能力基本喪失。

    這些數據表明,熊貓金控已經淪為空殼。

    其實,自從2006年以來,趙偉平掌控的熊貓金控一直在為“求活”掙扎。2006年至2017年,公司凈利潤長期處于虧損邊緣,期間,多個年度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為虧損。即便是轉型之后的最好年度,2016年,凈利潤也只有0.21億元。

    或已預感到互聯網金融的危機來臨,去年,趙偉平推動熊貓金控跨界新能源等行業,出售手中的萊商銀行股權,擬以11.55億元現金收購歐貝黎電力55%的股權。遺憾的是,再度轉型計劃告吹。

    早前,趙偉平曾計劃追熱點跨界影視,以5.5億元估值定增收購華海時代影業傳媒有限公司100%股權,最終也以失敗告終。

    轉型屢敗,熊貓金控淪為空殼,趙偉平幾乎深陷絕境。

    早在去年7月,趙偉平直接以及通過萬載縣銀河灣投資有限公司、銀河灣國際投資有限公司合計持有熊貓金控0.74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44.59%)股權全被質押融資,彼時股價為15.50元/股左右。如今,股價跌至10.21元/股,如果股價繼續大跌,趙偉平將面臨質押爆倉風險。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北京电信网上选号